2014. 02. 22

決心一闖(撰文:鄧經儒)   現在我已在南開大學將近兩個月了,此刻天津已開始步入深秋時分。我這個南方人,覺得這裏的秋天根本和冬天無異,南方的秋風是送爽的,北方的秋風卻是蝕骨。雖然這裏的天氣真的冷得有點難受,但只要多添件衣服就暖了。反而,要適應一個全新的生活及學習環境,卻要下多一點工夫。         還記得初進宿舍的時候,仿似步進了聯合國大會一樣,來自五湖四海的宿友,各操着帶有自己方言的普通話,使我聽得摸不着頭腦。 有時候當他們跟我說話時,我更懵然不知,故我們之間說話的時候總要說好幾遍。 但說到上課的時候​​,這情況就更糟糕了,有部分教授的口音不但很重,而且聲線不大,真有點白上了一節課的感覺。就算是聽懂,對我來說,理解肯定比其他人慢了些。故那時候真有點悔恨自己,為什麼在小時候不學好普通話。         語言的問題還好,時間可助我適應,但是文化差異卻不是一朝一夕可解決的問題。 可能諸位看官近年來也聽聞過,內地人跟香港人會因某些事,使到雙方關係有點惡化,產生了矛盾。我之前便問了一位同學,她也直言,對香港人的印象也不太好。故在開學初期,我曾經有點擔憂未能融入他們。但其實大家乃同出一源,彼此之間並沒有什麼膈膜。經過了這一個多月的相處,我反而更能感受到北方人的豪爽及熱情,如做事爽快,為人慷慨,及至小弟在課業上有困難,他們定當拔刀相助。所以,很多彼此之間所產生的誤解、衝突及矛盾,均是由於雙方缺乏真正的接觸及瞭解。平心而論,我們大家互相認識又有多深呢?有同學向我笑言,他們對香港人的認識,大多來自香港的電視劇,充其量還有一些網路的訊息。反之,香港有些人同樣地對內地人沒有好感,但他們卻從來沒有去過內地。這不就是反映了大家的無知和愚昧嗎?香港人覺得內地人粗野無禮,內地人則覺得香港人驕傲自持,其實說到底也是歷史的悲哀與吊詭……。         我從小就居住在香港,雖也知道祖國之變化乃是翻天覆地,但由如何的「滄海」變成何樣的「桑田」,我卻是一無所知。所以,我才毅然踏出北上赴笈的一步,去看我從沒欣賞的風景,去感受從沒享受過的風情,去踏足從沒走過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