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09. 25

逆境自強 穩健求進(撰文:林冠良)   今年是新中國建國70 周年,全國慶祝活動快樂歡騰,各地同胞也欣喜自豪的見證今天中國的成就。然而,香港卻遇上回歸以來最大的管治挑戰。一條「逃犯條例」的修訂所引起的政治風波卻撕裂社會、激發群眾間的敵對與仇恨,令原來快樂的節日氣氛甚至和諧生活都罩上一層莫名的悲觀情緒。    人生或者命運就是這樣,香港曾經有輝煌的過去,亦經歷過艱苦的時刻,又正如新中國自建國到今天,走過彎曲顛簸道路,由一窮二白到世界第二經濟體,經過的絕不是平坦暢順,然而,中國文化「生於憂患」的志氣,相信艱難可以磨練意志、動盪更能堅定信心,所以憑着中國人逆境自強的個性、有美好將來的願景和創造幸福生活的初心,今日更辛苦困難的都可以熬過。 走過顛簸道路 創造幸福生活    過去兩三個月香港所經歷的似乎遲早都會發生。宏觀來看,是美國為首的一些國家在香港進行的「顏色革命」,透過破壞香港的秩序和社會安寧,旨在為中國添煩添亂,拖延、遏制中國的復興。「逃犯條例」只是藉口,後期已甚少提及,示威的訴求則變成針對警察的暴力衝擊和以「時代革命」口號,明目張膽地去煽動香港獨立。大家可能會說香港沒有了中國,甚麼都不是,不用說工商業崩潰、外資撤離,連食水、米飯副食品、日用品都是靠內地供應,不可能獨立, 所以就不用太認真。可是這些「獨立自決」、「違法達義」等歪理,日夜蠶食年青人的心智,這幾個月來的暴亂,暴力愈來愈激烈,不就是等待一個藉口爆發出來嗎?    中觀來看,是香港內部的社會民生問題,面對中國崛起和發展所帶來的機遇和挑戰,香港未能適應轉型配合新形勢和把握機會,本地經濟結構過份依賴金融地產,民生方面樓價高企、房屋供應斷層、工資偏低、市民分享不到經濟發展成果、青年職業生涯發展瓶頸等等問題積壓,加重了一些年青人甚至專業人士的怨氣,例如有報道說,年青人的不滿是「打份工幾年,得萬零銀,想結婚,住喺邊?買樓買唔起,公屋住唔到,做嘢無前途,有乜嘢唔做得?」    現在社會流動停滯,反觀在60 至80 年代,只要努力就可以改善生活,憑教育脫貧或向上流動的例子比比皆是,但現在儘管物質上改善不少,普遍學歷提高,卻不上不落,令人感到無奈無助。其實說到底都是社會民生的問題,所以當別有用心政客不去利用議會權力去謀求解決,反而把怨氣點燃,就一發不可收拾。這些社會衝突源自民生問題,始終都是要加快建設才能治本。    微觀來看,是人際關係和心理因素,這點比較複雜,也容易跌進以偏概全的陷阱,但大家可以思考一下這些交織了個人和環境變數。人際疏離,在生活、社交或工作上找不到歸屬感和成就感,一些人更可能在工作和生活上找不到有意義的目標;加上香港回歸後,中國高速發展但香港就蹉跎在抽象的政治爭論中,內地生活各方面都在改善,香港的優勢漸減和以往令香港人自豪的優越感下降,都是挫敗感的來源。這些不滿和感覺交織纏繞,煩躁鬱結得不到紓緩,加上社會事件的刺激,情緒主導了理智分析,暴力代替解決問題。 正面看待困難 把握發展機遇    流動資訊時代,習慣了甚麼都是即時,建設可能要持續努力和耐心等十年八年才會初見成效,破壞推倒卻有即時「滿足感」和「成功感」,所以一旦化身「義士」叫着一些抽象「崇高」口號,去打倒政府這「高牆」就變成特別有「意義」的目標。    然而,這些衝動有沒有「之後又如何?」的後着呢?從來沒有人作出任何承諾。政府有不足、有做得不夠好的地方是事實,但是否把它推倒或令行政長官下台就能解決?外國選舉政黨輪替也不見得對民生有所作為。    事件總會過去,新的事件也會接踵而來,作為市民的我們可以正面看待困難、要牢記教訓但是要忘記不愉快的事件。結了怨就很難回復以往一樣,正如受了傷會治癒但少不免留下疤痕。以寬恕、友善去修補破碎了的關係,並緊守崗位與工會同行,穩健求進。作為工會工作者,更應該懷抱中國文化自信,憑「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逆境自強精神和使命感,為會員和市民服務,倚靠祖國強大後盾和發展機遇,深信社會要安定和諧才能有幸福生活。 (原文刊於《文專薈》161期「宣之言」)  

2019. 09. 05

「從政治紛擾中修補親友關係」系列五:欣賞、讚美、寬恕(撰文:林冠良)   人與人相處時會期望被對方和群眾接納,這可能是出於社交需要,或者尋求友誼和情感上的滿足。人在群眾,和在獨處時的心理狀況不一樣,例如會隨人群做出一些個人平時不做的事,雖然不一定是像泰戈爾所說的「人走到喧華的群眾中去,是為了淹沒他自己沉默的呼號。」但多少也想得到認同和肯定。所以與親人朋友的相處,被重視、受到欣賞、讚美和支持,感覺特別良好,大家關係也能維持。日子久了也會被對方或互相感染,影響個人的價值觀和態度,這就是潛移默化的意思。   要維繫友誼,平時可嘗試多欣賞和讚美對方,這些都是擁有良好人際關係、得到諒解信任的一個重要條件,但是欣賞和讚美都是要出自真實真誠,空洞的讚美反而惹人反感,所以要認真關心關注對方,留意細節。泰戈爾說「虛偽的真誠,比魔鬼更可怕。」所以要做回自己,以誠待人。遇到能以誠待己的朋友親人,是一種幸福,應該珍惜。   有些人經常以尖酸口脗批評別人,眼裏只看到別人的缺點,刻薄寡恩,人生充滿負能量,可以嘗試開解引導。若然盡過力但對方仍執迷不悟,以偏激、偏見看人論事,與他們相處是種負擔,作為相識一場曾經好言相勸已盡道義,聽不聽、改不改是他們的權利,也是他們的造化。曾經有人說「每個人都需要朋友。但你不需要負能量朋友,不是每個人都能和你成為朋友。」如果有人以盧梭說過「意志堅如鐵,度量大似海。忍耐是痛苦的,但它的結果是甜蜜的」作反駁,說是容忍或量度不夠,或許莎士比亞所說的「不要為那些不願在你身上花費時間的人而浪費你的時間」是一種解脫。名人哲者總有他們的道理,給大家思考啟發,然而每個人都可以選擇如何對待他人、如何對待自己。   如果是親屬想不離不棄,又想修補撕裂的關係,要明白撕裂是個心結,就如傷口未痊癒前會痕癢,有意無意的再抓破也傷疤。暫時放下矛盾,設個冷靜期或冷待甚至婉拒再和對方談論引起爭執的事,令大家冷靜一下,讓時間修補。冷待是指事件和爭拗,不是冷待對方,斯賓諾莎說「人心不是靠武力征服,而是靠愛和寬容征服。」持續的關懷是誠、是愛的表現。   對方願不願意接受好意、願不願修補關係,我們控制不了,但自己可以主動先做。「君子求諸己」,即是對自己先有要求,「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意思是多反省自己而少責備和抱怨別人,那就可以避免產生怨恨。若是仍然被拒絕甚至被針對侮辱,就要平心靜氣的言明底線,請對方停止,如果仍然是謾罵侮辱就應該迴避。這不是示弱,而是讓自己離開危險,不讓對方繼續不文明地對待自己。日後對方後悔做得過份,可以寬恕、也可以不理他,選擇在己。若然對方毫無悔意,甚至有擊倒對手的勝利感,只證明當日迴避他是對的,迴避的是那種橫蠻的糾纏,所以也不用失望或憤怒。   如果有一句話可以終身奉行的話,大概是恕吧,所謂「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寬恕是修補的良藥,自己不願的,不要施加給別人,而不是自己想要的別人都應該想要,並強加於別人。這價值觀在中國和西方文化都有。還是放不下的可以想想,無論信不信緣份,人生的聚合似乎在冥冥中有一定的安排,而在生命中出現的人或多或少牽引一些喜怒哀樂,是好是壞總能令自我得到更多認識。

2019. 08. 26

「從政治紛擾中修補親友關係」系列四:修補和重建信任(撰文:林冠良)   關係源於信任,建立信任是需要長時間的細心呵護和言行一致。職場中的信任更要顯示個人工作能力、可靠可信和責任感。人際間的信任更涉及很多情緒和心理,例如感受到被認同、喜愛、接納、友誼,相反信任破壞了產生被傷害、被背叛、仇恨、怨憤、憎惡和報復的期望,所以尼采說:「我感到難過,不是因為你欺騙了我,而是因為我再也不能相信你了。」   有心理學研究顯示,信任是對他人的主觀信心感受,包含了三個要素:可預測(predictability)、可依賴(dependability)和信念(faith)。所以行事飄忽、喜好難以捉摸的人很難相處。平日待人以誠、言行一致,就較容易獲得信任。如果缺乏信任,要修補撕裂的關係就十分困難,需要雙方的努力,若只是某方一廂情願,那事倍功半都可能沒有,但是如果重視對方,都應該盡力嘗試,至少讓對方明白自己是重視他的。   「小信誠則大信立」,信任是需要時間和由小事累積,沒有突然間由不信變成信的方法,有說「懷疑一切與信任一切是同樣的錯誤」,盲目的懷疑和盲目的信任一樣,都是思想陷阱,中國文化裏的中庸之道,不往極端走似乎是在很多情況下都得體的道理。   要改善雙方的信任,可以考慮以下辦法: 1.言行一致,信守承諾。   信任是概念,要以行為來顯示,所以不能光說你要信我或我值得信任,行動勝於語言,而長期的言行一致會產生最大影響力,不要忽略細節,例如依時赴約、守時、能完成承諾別人的事等等,這些看似瑣碎但都是增加個人的可預測性和可依賴的信任元素,久而久之匯集起來,就能贏得朋友、同事和客戶的信任。   2.尋求幫助和主動給予   有記載說富蘭克林體會到「我們對於自己曾經幫忙的人,會更樂於相助,甚至還勝於幫助那些曾幫過自己的人。」雖然不能確認是否真實,但有心理學家分析,人的群居習慣令人潛意識上都樂於助人,甚至對陌生人也是如此。所以藉着請求對方幫忙(當然不是在大家爭拗得面紅耳熱時),是展開或重建信任的方法,例如可以問他們知不知道附近有那些好的餐館、你打算去外國自由行問他有甚麼行程可以介紹等等,如果他願意配合幫了你,記緊要向他說多謝,這樣就開啟了建立關係第一步。另外一個看似相反的技巧是給予禮物或給予幫助。禮物不一定是貴重的,即使價值微薄也起到友善的意義。加上中國文化認為人與人之間應該要禮尚往來,所以雖然目的不是投桃報李,但是都應該多加留意運用。   3.學會放下   如果未有再展開討論時機,不如珍惜和諧的時間,不去糾結這些難纏的問題,這似乎很消極和逃避,但也不失是不把關係惡化的方法,談話中只表示關心或擔心對方的安全就算。也可以向輕鬆方面想,找一些共同有興趣但沒有爭議的事一起做,例如一起去做運動、看場電影、吃一頓喜愛的晚餐、去短線旅遊幾天,過程要學會放下,不去談論大家的爭拗、不在語言上刺激對方,冷靜一段時間後或者有所啟發。   當沒法再談下去時,也不用急於有結論,把事情往牛角尖裏鑽不會解決問題。自己的見解得不到親友認同和支持可能很失望,「我們必須接受失望,因為它是有限的,但千萬不可失去希望,因為它是無限的。」從積極方面去想,先放下爭拗都可以是重建信任的第一步。重建信任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希望日後關係改善是長期工作,可以由平日生活做起,盡快回復平日的作息習慣,除了讓生活淡化矛盾外,繼續等待合適的時機。   香港算是福地,不像中東炮彈橫飛,是生死的搏鬥。在香港這些爭議又不是與生死息息相關,大家總要回到生活中。人生還有很多值得追求和享受的事,一葉障目而錯過好日子,是多麼可惜。

2019. 08. 15

「從政治紛擾中修補親友關係」系列 三:求同存異 互相尊重(撰文:林冠良)   經常說要求同存異和互相尊重,但做起來並不簡單,正如心理學家弗洛姆說:「現代人在幻覺下生活,他自以為他了解他所想要的東西,而實際上他所想要的是他人所希望他要的東西。」年青人在心理發展階段,特別是在反叛期,會懷疑甚至反抗威權,很受朋友、傳媒的影響,在群眾的壓力下容易令人迷失自我。這時強硬地指出是非對錯與他爭辯,容易造成對立,既傷和氣又徒勞無功。   在討論有爭議的議題時可先找出大家相同的地方,例如大家都是追求公義、相信道理、傷害別人是不道德、被傷害的人會痛、家人會傷心、為香港好等等。   有些朋友對社會事件的推論有謬誤或受歪曲的資訊誤導,例如「衝擊是因為政府官迫民反」、「是警察策略引誘學生前進」、「遊行表達不是暴動」等等。這情況可以用先聆聽方法,之後表達同意一些共通的地方。例如「大家都見到遊行中大部分示威者都是和平表達,他們當然不是暴徒,而事實上在遊行結束後真是有班人使用暴力衝擊。」、「同意政府的確有很多措施不足例如住屋、協助年青人就業、醫療……,我都是受害者,我相信有解決問題的方法」等等。另外可定些大家同意的規則,例如在家吃飯時不談政治、大家說話時不單單打打、不指桑罵槐等等。   聽取意見不代表一定要接受,理解對方也不一定要全部依循對方,就算接受對方的動機是良善或對社會問題的熱情,也不一定要按對方的意見改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和原則,雖然很多事件都沒有絕對,但判斷是非和某行為是否道德,總要跟隨一些大原則,極端的相對主義會流於虛妄,令人更不知所措。   年青人很想自己的想法可以實現,所以在聽到他們的意見後沒有被採納,可能會反駁「聽完又唔做,聽來做甚麼?」這正是民主文明的規範,大家公平發表意見,在較全面的聽取各種聲音立場後才做決定。在多元社會,相信沒有一項政策或方案能滿足所有人,要明白個人可以有別於大眾的立場,而決策機關要尋求利益最大和傷害最少的方案,這也是文明民主社會的求同存異互相尊重,而不是要依對方的意願就叫民主。   求同存異,是在雙方有分歧時保持關係的一種方法,而尊重對方則是大原則,席勒說「不尊重別人的人,別人也不會尊重他」所以包容也是基於尊重,表示尊重不等於示弱,正如弗洛姆說「尊重生命,尊重他人,也尊重自己的生命,是生命進程中的伴隨物,也是心理健康的一個條件」,所以請對方尊重都是為他着想為他好,持續的不尊重影響心理健康。

2019. 08. 02

「從政治紛擾中修補親友關係」系列 二:先冷靜聆聽後溫和表達(撰文:林冠良)   職場上會用到聆聽技巧去了解客戶和持份者的要求,在朋友間也可以應用這重要的技巧加強溝通和建立信任。伏爾泰說「耳朵是通向心靈的路」,透過聆聽不單止是要了解對方,最重要的是建立信任。有些朋友怪年青人偏激,自己便不斷說教想說服對方,越講越勞氣甚至變成對罵,於事無補更讓年青人覺得不被諒解,更不用說要他們接受與他們想法不同的道理。所以在討論溝通時要一直保持冷靜,準備充足時間先聆聽對方,遇上不同意見,就可先試試說「我們的想法有分歧,不如我們輪流發言,我聽你說3分鐘後,你聽我說3分鍾,你同意這樣公平嗎?」、「我聽到你的想法,有些觀點我都同意(例如你都是想香港好、更民主),我想全面知多些你的想法的論點」、「你表達了,輪到我表達自己的想法,這樣公平吧。」   如果情況容許,可以大家坐下,用紙筆記錄對方的觀點和理據,同樣請對方這樣做,目的是確定自己的理解和輔助記憶,在聆聽中先找出大家共同點,差異的觀點不要心急去辯論反駁、要保持冷靜、語氣溫和、說話速度可以調慢一些,更不要用嘲諷責罵的說話。   要注意這時的溝通的目的不是要說服對方令他改變想法,因為這是很高層次的溝通,需要時間、內容理據和技巧,若果未有這些準備,溝通的工作可退到較為容易達成的目的上,例如是尋求諒解、接受世上有不同觀點、明白對方及讓對方明白自己的感受等等,重點是保持關係或替日後改善關係營造機會。   如對方用了不當語言,不用急於制止或斥責,可在他說完之後表示:「你剛才說……用字上,我感覺到被冒犯。」、「如果別人對你說這番話你有甚麼感覺」、「不論支持或反對甚麼,我們都是想把事情說清楚,用理據不需要人身攻擊」。當然,如果對方已不理性地惡意謾罵,用歹毒粗言,就不要糾纏下去,也不用動氣,主動終止對話不必要繼續被侮辱。   朋友關係對等,但是也可以自己先退讓一步,父母與子女的身份關係不是對等,但聆聽應該是平衡平等的,年青人反叛威權,所以以父母長輩身份作指導,要他們聽教聽話並不會真心接受,「兼聽則明,偏聽則暗」, 有效的聆聽體現了謙遜的教養。聆聽是身教,是以身作則,示範了你的溫和、冷靜與想維持關係的態度,對方再橫蠻的話既是他理虧,而自己也盡了力,於心無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