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1. 29

獎勵(撰文:蕭詠芯)   學校今天發成績單,學生都精神抖擻與家長回校,但平日蹦蹦跳跳的一位卻低頭不語,一臉悶悶不樂坐在課室門外等候正接見班主任的家長。   我剛好有空檔便與她閒聊,看她平日經常笑臉迎人,今天卻嘟起小嘴,不時向媽媽偷望,好像防範着甚麼,想必是擔心成績不好,怕受到責罰。   她問我小時候考的不好時會否被媽媽罰,又問笨笨的學生是否一個壞孩子。   我笑着對她說:老師以前成績很差,幾乎都不合格,雖然媽媽每次接到成績單都嘆氣,但卻從未因此而責備我,學校的老師們也是,並沒有因為我比別人笨而放棄教導我,反而更着力發展其他興趣,因為成績只是一堆數字,真正重要的是自己的想法,若你付出努力,必然會有回報。   未幾,媽媽和班主任出來了,正當小女孩戰戰競競看著媽媽時,媽媽從袋中拿出一粒金莎,老師說你拿了進步獎,這麽厲害,這是獎勵你的,繼續畀心機,知道嗎?   小女孩再次綻放笑容,看了我一眼,回應媽媽說:「嗯!」   雖然獎勵不是必然,但有總比沒有令人安心,區區的片言隻語,又何必吝嗇呢!

xin

2014. 10. 31

牛角尖(撰文:蕭詠芯)   我們都有事情想不通的時候,如果想得到答案,嘗試回頭思考,看法便變得不一樣。   我的啟發來自一位朋友,在一次會員聚會上認識了他,有說有笑的日子也曾經出現,可是,有一天,他變得不再熱情,反而轉趨冷淡,偶爾回一兩個表情符號便了事,不禁令人擔憂起來。   也許最近工作繁忙,以致身心疲累,沒有精神;也許有事要處理,一時分身不暇;也許是真的沒有心機與人交談,所以「潛水」了。也許是不想和我對話,我做了某些事惹人不高興,也許......心中暗自盤算千百個理由,想問清楚,卻又不好意思,不問清楚,自己心中又癢癢的,這種心態一直困擾自己。   偶爾看到了一句說話「樂他人之樂而樂,利他人之利而利」,與其獨自心神紊亂,何不主動關心? 以行動去證明一向是無可挑剔,本著為人教者的良心,邀請出席義教活動,果然,樂他人之樂仍然沒變,傾談之下,發覺他是一時想不通透,執意的決定令到自己受到反噬,與他人的意氣之爭造成了自己不必要的煩惱,其實,寬心看待每一事,有何不可呢?   每個人都有心煩的時候,未必每一件事都可順如心意,但我們可以控制自己的心情,廣告說得好的是「你的心情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思想影響身心,尤其是執著的念頭,你執著做一件事,的確,能引起別人的關注,可是卻不能支配別人,更會影響其他關心你的人。   解決問題的方法有很多種,但當中最差的是自己鑽牛角尖,縱使傾談可能是有用的舒緩辦法,不過,要令身心活得開心,放下對自己的規限才最重要,誠如小孩子執着於爭奪玩具,任何一方得到了都會有人不開心,如果肯放手分享,結果會是人皆得益。

20140807

2014. 08. 07

世界盃(撰文:蕭詠芯)   最近的熱門話題離不開世界盃,說的除了是那些大熱倒灶的國家令全球百萬球迷失敗望和傷心之外,還有就是多少人因為通宵看波、傾家蕩產賭波而賠上了性命。只能慨嘆面對愈來愈吸引的金錢誘惑,人願意付出的耐性愈來愈少。   世界盃要每隔四年才會舉行一次,我明白四年的時間不算是短,所以我理解人們寧願犧牲睡眠時間去追看球賽,但我並不認同這樣的行為。每一場球賽都可以重溫,而且比賽的結果、精采場面、球員腳法都可以即時在網絡上接收到,我們又何必勉強自己的人體極限,拖着下班後疲累的軀殼,通宵達旦在家中大呼小叫,追看發生在地球另一方,能重播又重播的球賽呢? 看一晚波的時間是很等閒,但對於心臟的負荷卻是影響一生,用一生的健康去換一晚的精神,幸運的還可以度過幾個十年,不幸的就會永遠錯過了往後無數屆的世界盃,這場生命的賭博,勸喻大家還是三思為上。   更甚者是,有人把辛苦經營的祖業都投注於球賽上,令到負債累累,不但令家人老淚縱橫,還讓年幼的孩子永遠失去一個完整的家。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小賭可以怡情,大賭可以亂性,這些流芳百世的道理,為什麼擁有高等智慧的人類卻偏偏記不住呢!

20140619

2014. 06. 19

枕頭(撰文:郭秀梅)   某夜下了課,乘坐過海巴士上,有一位穿經典格仔裙款校服的女生坐在我旁。她打開課本,托在前座的椅背上溫習。我瞄了一眼,是第六章口腔健康,還有一幅彩色的口腔牙齒平面圖畫,我不禁微笑起來,覺得很可愛,在日復日的生活中,偶爾有彩圖出現,我竟覺得眼前一亮,帶來生趣!   不到半小時,女生終於收回課本睡着了,還睡得挺香甜。忽然之間,她的頭如朝聖般,墜落在我的腿上。左腿被壓得有點不自在,她頭髮四散,像極一頭呆頭呆腦的小花貓。但我不忍心叫醒她,因為我明白數分鐘的睡眠其實是很寶貴的,我也曾睡得天昏地暗,頭部多次連續撞向玻璃窗,弄得啪啪聲。我還在猜想,她可能來自單親家庭,媽媽出外工作沒有時間照顧她,她下課後先去外婆吃飯再獨自回家……   最後,我要下車了,才輕輕推了她肩膀一下,她依然像昏迷似的,一動也不動。噢!沒法子了,我唯有大力搖一下,狠心地把她從美夢中強行拉出來。   相信多年以後,她不會記起我。更不會料到,那位姐姐以她為題,寫了一篇短文。但願她長大後,在巴士上遇到累得要命的小妹妹,都可以為對方充當臨時枕頭。

2014. 06. 18

在國內求學有感(撰文:陳永坤)   我到中國大陸求學是一個機遇,也是一個要進一步認識國內的追求。最初在校內看到同學們的勤奮,既為中國大陸的前境感到欣喜,也為香港新一代的競爭力感到憂慮。也許這是一所國內一級的學府(當時是國內二千多所高校中師範類排名第三,綜合排名第37位),能考進來的都是出類拔萃的學生,水準都在國內平均線之上,不能反映國內大學生的平均水平。當然,本科生中一臉孩子氣的實在也不少,但起碼是有規有矩,禮貌週週。   住在留學生宿舍讓我認識了很多海外的留學生,他們大都是深膚色、來自第三世界的同學。最初是有點懷疑他們的學術水平及能力,然而在一起上課後發覺他們並不簡單,特別是英文的水平都在我想像的以上。   在國內的同學眼中,來自香港的同學是個稀有品種。同時,他們對香港依然有“抬頭仰望”的感覺。這個多月來,我常被問及香港人普遍對早前「國內孩子在旺角街頭便溺」事件的發展有什麼看法?感到他們對事件的關心,但沒有對香港有什麼負面的情緒。我當然就擔當了一個「和事佬」的角色。   有一個在澳門大學任教授的香港朋友,他為很多香港的學生情願在香港讀副學士而沒有珍惜到中國大陸修讀本科的機會而感到可惜。我非常認同,但也很理解香港的家長和學生對國內的認識實在很有限,有歷史的包袱,也忽略了這個機會。在此我鼓勵香港的家長和學生,把握到國內就讀大學、進一步認識中國大陸的機會。